博艺堂 >娱乐 >央视青歌赛落幕 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

央视青歌赛落幕 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2019-10-30 11:17:12 来源:工人日报

  

央视青歌赛落幕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青歌赛韩红身份特殊受尽争议。魏辉 摄

央视青歌赛落幕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星光大道冠军金美儿空降空政

央视青歌赛落幕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武警文工团团体以合唱见长

央视青歌赛落幕韩红团长率领空政大获全胜(图)

青歌赛已无文化考核环节

  ■新快报记者 贺雅佳

  第十四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以下简称:青歌赛)团体决赛前晚落下帷幕,韩红带队的空军政治部文工团顺利夺冠,武警政治部文工团和新疆电视台代表队获得二等奖。今年青歌赛最大的焦点就集中在韩红和她所在的空军政治部文工团,身为主管业务的副团长,韩红排出了奇兵阵,在她当评委的流行唱法安排了三位选手,更破天荒“雇佣”选秀冠军当外援―――2007年我型我秀冠军马海生和2008年星光大道冠军金美儿成为空政夺冠的功臣。

  韩红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让空政进前三

  事实上,从青歌赛团体比赛开赛至今,韩红一直是最受关注的一个人,因为在今年的青歌赛中,韩红既是空政文工团的副团长,又是流行唱法的评委。

  今年出任青歌赛评委的韩红并不是她第一次以评委的身份参加青歌赛,但不同的是她却是第一次以空政文工团副团长的身份出现在青歌赛的评委席上。在去年的时候,韩红被特招入伍出任空政文工团副团长,军衔为技术5级。而履行新职务的韩红在工作上也很“仗义”。在做客《凤凰网・非常道》接受主持人何东采访时表示,自己上任以后给空政文工团带来的变化是“演员的工资涨了,演出费也涨了,打开中央电视台,各个频道空军蓝的演员多了,走哪儿我都带着演员,要不你别请我。请我,我就带我的人,这是我的责任。我就是想文艺舞台上,呈现一片蓝色的海洋。”而此次出征青歌赛这一“大考”,韩红也表现得相当努力,台上台下都能看到她给自己队选手加油鼓劲的身影,甚至有传她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让空政在团体赛中进前三。

  前晚的结果,显然是让韩红作为副团长大松一口气的,她也被认为是空政夺冠最大的功臣,没有她台前幕后的努力,也不会有空政这么好的成绩。

  当评委当团长还请“雇佣兵”,非议来了

  然而,有关于韩红在本届青歌赛上的非议也不少。有细心的观众指出,在半决赛流行唱法个人组的比赛中,成绩排名第一的金美儿和排名第三的马海生都出自空政文工团。事实上,作为《星光大道》2008年度总冠军的金美儿和2007年《我型我秀》冠军的马海生分别隶属于北京百碟公司和环球国际上腾公司,代表空政文工团完全属于不折不扣的“雇佣兵”。而马海生也在自己的博客中透露,参加此次青歌赛正是韩红与自己公司老板陈耀川达成的协议。因此,不少人对于空政在本届青歌赛目前取得的成绩存在着很大的争议,认为完全是韩红在利用自己本身在圈内的关系来获利,对于其他参赛队来说极为不公。

  对于这样的争议与疑问,青歌赛总策划秦新民也仅仅是表示,比赛中严格地执行了回避制,空政选手也的确临场表现优秀、演唱功底出色。至于其他相熟评委给予的人情分,很难说百分之百避免,赛制只能一步步地完善。

  青歌赛也出“参赛专业户”,老面孔PK新人王

  青歌赛因为是全国性的歌唱比赛,又因为央视的平台,每年都吸引了不少高水平的歌手参加,其中还包括很多已经成名的歌手。在以往的比赛中,有选手为了拿冠军参加了一届又一届,最终熬出头,今年坐在民族唱法评委席上的王宏伟就曾先后七次参加青歌赛。今年,情况依旧如此。王丽达、常思思、泽旺多吉、陈笠笠、曹芙嘉、阿鲁阿卓、汤子星、李炜鹏……他们多数都是前几届半决赛前十名的选手,有的甚至从17岁到34岁参加了七届,堪称青歌赛专业户,反复参赛无非就是为了拿冠军。

  在9日晚的总决赛中,王庆爽早在2005年获得青歌赛的民族唱法第八名,武警男声合唱团就是上一届青歌赛合唱比赛银奖获得者,被誉为“中国男声合唱的第一品牌”。当天,他们的发挥都赢得了评委们的高分,演唱完之后,现场也总是有呐喊声和热烈的掌声。而和这些新面孔相反,一些第一次参加青歌赛的选手也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新疆代表队选送的三支原生态组合,他们的成员绝大多数都是当地的农民,但是唱歌的投入和放松确是让专业歌手都自叹不如的。

  现场直击

  精彩一幕:空政PK武警

  虽然今年的青歌赛首次采用了“评委回避”制度,本意说是为了保证大赛的公平与公正,但是,在市场经济下,一些体制性的、潜规则的诟病无法剔除,导致了本届青歌赛产生了评委打分出现“偏食”,地方团队不敌中央团队,有“背景”的团队及选手评分普遍偏高的现象。

  对于评委打分的“偏食”现象,央视方面表示,评委打出人情分在所难免,赛制只能不断地改进,慢慢完善。

  在总决赛中,三个代表队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新疆选了三支原生态的组合,空政则派出了三个流行唱法的选手,以最强战最强。事实上,从比赛一开始,新疆代表队的分数就一直落后,冠军就是空政(文工团)和武警(文工团)之争,当第六轮战罢,空政因为有选手演唱超时而被扣掉0.2分,武警却因为王庆爽的出色演出而后起追上,加上又有实力强劲的武警男声合唱团压阵,很有可能上演大逆转的戏法。而空政的两位选秀冠军,在这个时候顶住压力也有很不错的发挥,马海生一曲《你是我的眼》唱罢,镜头立即转向了韩红,碍于回避制度无份打分的她,很用力地在为爱将鼓掌,而全场最后一个出场的金美儿则让人在青歌赛上看到了少有的性感和妖娆,又歌又舞,获得了绝对的高分,最终为空政赢得了冠军。

  焦点人物

  马海生:韩红老师以前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听都没听说过

  5月9日晚的青歌赛决赛进行到第7轮的时候,险象横生。原本一路领先的空政代表队,第6位演唱的歌手并没有获得高分,而且监审组在这个时候宣布空政之前演唱的一位选手因为演唱超时,要扣掉0.2分,眼看着武警文工团代表队就要上演大逆转了,压力都压在了空政第7个出场的选手马海生身上。如果他能拿高分,冠军基本上就是空政的囊中物,如果他发挥失常,那眼巴巴地就要看着冠军拱手他人。而这个关键性的人物马海生就是韩红此次排兵布将的一个奇兵,22岁的他来自广东汕头。

  唱得不好,我也不敢来参加青歌赛

  2006年,马海生参加了《我型我秀》的选秀,那年他18岁,高三毕业。当时翻唱VITAS的《歌剧2》大秀海豚音,一鸣惊人,但是由于状态不稳定,当年他只获得了第八名。2007年,马海生卷土重来,和吴斌以OP组合的形式再战《我型我秀》,一举拿下年度总冠军。昨天中午记者拨通马海生电话的时候,他刚睡醒,因为胃痛,他一边吃东西一边轻松地跟记者聊青歌赛,感觉就像是四年未见的老朋友。

  记者:我很意外在央视青歌赛见到你,觉得你进步很大很大,跟四年前我刚认识你时已经完全不同了。

  马海生:哈哈,要是唱得不好,没进步,我也不敢来参加青歌赛。这两个月我一直在北京学习,上声乐课,感觉又回到了学校一样。说实话,每天都特别累,但前天总算空政拿冠军了,还是很高兴的,前天晚上庆功到很晚,所以现在才睡醒。

  记者:在青歌赛的舞台上见到你,我觉得很意外。大家都知道央视一直是很排斥各地方台的选秀的,而你是《我型我秀》的冠军,这样的身份在所有选手中显得很特别。

  马海生:我想其实韩红老师当时选我并不是看中我是选秀的冠军这个身份,毕竟青歌赛是一个国家级的专业比赛,央视的氛围也不像其他电视台那样是要靠炒作赢收视的。其实当别人向韩红老师推荐我的时候,她根本不知道我是谁,听都没听说过。

  当时是空政内部在搞海选,空政内部也有很多很有才华的选手,但是韩红老师觉得在流行唱法这块没有什么很特别的苗子,就跟身边的人说希望大家能推荐一些会唱歌的新人。当时她的助手小戴就跟她推荐了我,说:“真的很会唱歌,形象也不错,是孙楠沙宝亮的结合体。”当时韩红老师一听“孙楠和沙宝亮的结合体”就被吸引了,但是她从来没听过马海生这个名字,就上网去找我以前的一些比赛资料。坦白说,听完,她觉得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是觉得可以试一下,于是就把我叫到了北京,开始找老师培训我。可以说,韩红老师和小戴都是我的贵人,他们给了我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记者:这次是代表空政参赛,网上又有你穿军装的照片,你参军了?

  马海生:没有没有,我依旧是上腾娱乐的签约歌手,比完赛我也还是要回上腾的。事实上,如果不是陈耀川老板支持我,我也不可能来参加这个比赛,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如果哪天我离开上腾,那肯定是陈耀川赶我走。

  红不红其次,参加青歌赛能获得很多机会

  记者:今天我跟甘鹏(上海著名娱记)还说马海生真的唱得很好,但是他说“青歌赛能红人吗?”,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马海生:其实参加选秀更容易红一些,但是参加青歌赛会让人在演唱方面进步很大。我觉得我这段时间,几乎每天都有进步,韩红老师还有一些评委台下见到我,也会跟我说觉得我哪里处理得更好了,我觉得这就是青歌赛的氛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每天都跟高水平的人在一起,自己自然也会提高。我每天都跟一个唱美声的哥哥和一个唱民族的姐姐在一起,虽然大家的演唱方式不同,但还是会互相学习、影响的。

  还有就是青歌赛能够给选手提供的平台和机会真的不是任何一个选秀能够做到的,这两个月我有机会参加很多的活动,也认识了很多圈中的“大腕”,我觉得这也是很丰盛的收获。我想对于我以后的发展,都是很有帮助的。

  记者:马上就要个人单项比赛了,现在看来流行唱法最大的竞争就是你和金美儿两人。

  马海生:不不,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因为我们是一个代表队的,每天一起比赛,我们其实私下是很好的朋友,我很希望大家能一起走到最后。从2006年参加选秀到现在,我始终觉得不能功利心太强,我其实还是抱着虚心来学习的心态,毕竟我还年轻,能不能够拿冠军我真的不敢去想,只是唱好每一场的比赛,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吧。

  记者观点

  原创歌曲不少,好听的却很少

  取消了“综合素质考核”后,观众的关注却被大量涌现却乏善可陈的原创歌曲一再冲淡。

  4月27日晚,青歌赛现场直播中,著名词作家阎肃老先生忍不住对身旁的徐沛东感叹:“现在的歌写得就没味。歌词写得有味,歌手才能唱得有味。一首词情动于衷,才能感动作曲家,才能感动歌手,这是一链相连的……”发出此类感慨的并非阎肃一人,著名作曲家、本届大赛评委之一的张宏光评论说,截至目前,本届大赛上出现的原创歌曲都不算差,但没有特别出彩之作,从创意到演唱形式都较为老套,“几乎没有能流传下来的”。

  其实,场上暴露出的问题,瞒不过场外观众的眼睛和耳朵。“大部分通俗歌曲千篇一律,听过就忘。”一位网友在青歌赛的官网留言道,“至于美声和原生态,说得好听点是‘水深火热黄连苦’,不好听就是‘鬼哭狼嚎黄连苦’。合唱本来应该是最能体现声线美的,可是有些合唱团为了冲击难度,把好好的一首名曲也改得面目全非。在团体决赛第一场上,某合唱团就把旋律优美的《茉莉花》,唱出了惊悚片的感觉……”

  诗歌评论人陈立红则连着几天在他的博客上针对“青歌赛歌曲歌词”展开议论,“词作家缺乏生活基础和生命体验,完全是生硬地图解主题,结果写出的词生硬、僵化、虚假、肉麻,缺乏真实情感和体验。另外,有些词作家思想老化,不吸收新东西,一张嘴就是一堆抽象的老词,缺乏新鲜感和新意。”

  但要创新,也难。评委孟卫东半开玩笑地打比方,“现在的歌词是流水线式地作业,就跟生产袜子一样,都有制式和定型的。”

   看明星八卦、查影讯电视节目,上手机新浪网娱乐频道 ent.sina.cn

(责任编辑:席蒋�)
  • 热图推荐
  • 今日热点